• 韩美修改核能协定 为韩国核乏燃料处理解禁 2019-08-24
  • 《人民日报》让我爱上了文学(原创首发) 2019-08-24
  • 15日起办理临时身份证全济南通办立等可取 已有市民尝鲜 ——凤凰网房产济南 2019-08-20
  • 【专题】走龙江丝路 向北看发展 华南城 全国重点网媒龙江集中采访活动 2019-08-20
  • 第25小时 X章元一这一次请不要猜测我的身份 2019-08-12
  • 他贴子里的植树造林,就是一个历史的古迹 2019-08-12
  • “浪花”添靓色 上合再扬帆 2019-08-09
  • 以保法治反腐公信力,以保中国社会普正义。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发喜报庆祝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 2019-07-23
  • 伊春日报社党组书记、社长吕守民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-07-20
  • 从2018年全国两会看民生“新获得” 2019-07-20
  • 新形势下如何做好社区党支部工作 2019-07-19
  • 毕淑敏:我在结交朋友上是有洁癖的 2019-07-16
  • 彭于晏廖凡曝姜文“精神洁癖” 2019-07-13
  • 说【“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?”——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】纯属造谣。{千金}先生这是对【风水神】本人的发问,我的唯一个回帖是给{千金}:这个跟帖回得好。 2019-06-27
  •  联系我们:通过邮件
   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!

    河北福彩排列七走势图:第516章 花要落地,娘要嫁人

        夜色下的黎明湖很安静。

        只有摘星楼里不停传出无法入耳的污言秽语与近乎诅咒般的骂声。

        悬铃宗的弟子们躲得远远的,根本不敢去听,却早已习惯。

        前任宗主死后,老太君便经常在楼里这样骂人。

        她骂的永远都是自己的儿媳妇。

        “这就是我的家?!?br />
        瑟瑟站在崖边,听着那边的污言秽语,叹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何霑看着她,说道:“都会好起来?!?br />
        瑟瑟转身望向他,说道:“谢谢你能来?!?br />
        何霑说道:“我听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瑟瑟微笑说道:“能来就不晚?!?br />
        何霑没有说话。

        “现在这种情况,我没办法离开?!?br />
        瑟瑟抱住他,把脸靠在他的怀里,轻声说道:“回白城吧,我在这里等你?!?br />
        何霑想了想,说了声好,然后从袖子里取出几张纸递给她。

        瑟瑟想到某种可能,表情变得有些精彩,说道:“我是女孩子……没法练吧?”

        何霑无奈说道:“想什么呢?这是烤鱼的秘方?!?br />
        听到这个答案,瑟瑟的眼睛顿时明亮起来,下意识里舔了舔嘴巴。

        何霑接着说道:“上次我给童颜写的秘方忘了两味调料,这个好吃?!?br />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何霑与瑟瑟以为童颜在云梦山里闭关。很多人也是这样认为的。只有很少人知道童颜已经离开了云梦山,知道他在青山的人更是少之又少,至于知道他藏在隐峰里的更是只有三人一狗而已。

        夜风拂面不寒,松涛声声入耳,井九顶着猫在山岭里向北轻掠,很快便要来到大陆中部的那片平原。

        直到最后中州派也没有来人,表明云梦封山是真的,看来在那场春雨落下之前,修行界依然会像现在这般平静。

        老太君如果不是熬不过今年,也断然不会选择现在出手。

        “既然你说她什么都怕,那为何做了这么多事后,最后她却选择了放弃?”

        这是阿大怎么也想不明白的事情,换作它是老太君,反正都要死了,怎么也得大闹一场,再潇洒离开。

        井九唤出宇宙锋坐了下去,离地数尺而飞,星光下的田野就在下方,仿佛伸手可及。

        “那些长老死后,她已经控制不住整个局面,如果想要强行镇压,便会把整个悬铃宗都打烂?!?br />
        井九看着脚下那些青色的麦子,有些不懂已经到了盛夏,为何还没有变颜色。

        他小时候在书里读过很多与稻花、丰年相关的诗词歌赋,五谷相关的常识则是完全一点没有。

        阿大不明白他的话,说道:“打烂就打烂呗,不然留给自己最讨厌的儿媳妇?”

        井九伸手摘了一根麦草在眼前端详着,说道:“她觉得自己是德家的人,悬铃宗是德家的,烂了怎么会不心疼?”

        “老太君担心瑟瑟嫁人后会像自己一样,所以才不想把悬铃宗给她?真是愚蠢啊?!?br />
        阿大趴在井九头顶,伸出右爪拔弄了一下他手里的麦草,心想到最后任何事物都是死神的。

        夏花会变成秋叶,青苗会变成腐草,娘要嫁人,天要下雨,何必操心那么多呢?

        但既然悬铃宗注定会变成别人家的,老太君为何不干脆打烂了事?

        井九说道:“她应该想到了,瑟瑟与何霑结为道侣是最好的事情?!?br />
        阿大不懂这有什么好。

        井九说道:“和尚的私生子很多?!?br />
        阿大喵了一声,心想那是特别多。

        井九说道:“你见过有几个和尚的私生子会随父姓?”

        阿大又喵了一声,心想和尚他么的就没有姓,这怎么随?

        “所以瑟瑟与何霑的儿子,将来大概率还会姓德?!?br />
        井九说道:“她想明白了这个道理,那还争什么呢?”

        阿大心想陈氏改嫁后,再给瑟瑟生七八九十个弟弟怎么办?

        井九说道:“瑟瑟认识我们,这次我们已经证明,青山会保证瑟瑟做宗主,景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        晨光渐渐出现在原野远方。

        宇宙锋向上飞起,来到云层上方,速度依然不怎么快,感觉更像是普通人散步一般。

        两日后,井九来到一座城镇里,去了一家医馆,确认了悬铃宗最后的消息。

        陈氏重新夺回大权,老太君因为身体不适,在摘星楼里静养。

        想来她应该不会再有离开小楼的一天,虽然现在还没有死,但也算就是死了。

        阿大望向井九,试图在他脸上看到一些感慨、追忆的情绪,却发现什么都看不到,忍不住用神识问道:“你就没啥想法?”

        井九说道:“死是最不好的,次不好的就是老?!?br />
        阿大想着那位满脸皱纹、身体佝偻的老太君,沉默片刻后轻轻地喵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是啊,谁都不想死,也不想老,可是连我都老了,这些可怜的人类又怎么逃得掉呢?

        它看着水面上自己的脸,觉得有些心酸,心想居然连胡子都白了。

        井九说道:“你胡子本来就是白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这里是一片原野。

        数条河流在其间缓慢而安静的流淌着,时而交会,时而分开,就像生命里的那些事情。

        田野里散落着很多民宅,盛夏的村庄满是蝉鸣,却更显幽静。

        井九站在树下,看着远方不知何处,忽然说道:“他应该不会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听到这句话,阿大的精神终于放松下来,围着他的腿转了几百圈,带着一些青叶碎屑,显得欢快至极。

        数息后,它跑的有些累了,躺到了地面,四脚朝天,露出了肚皮。

        井九想了想,把寒蝉取了出来,扔在了它的身边。

        寒蝉正在那边看星星,忽然发现自己回到了朝天大陆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有些茫然,直到看到白鬼大人的模样,才明白井九要自己做什么,赶紧翻过身去,六肢朝天,也露出了肚皮。

        井九望向怀里的初子剑。

        前些年在果成寺里,柳十岁给过他几封信,他也回过几封信,对方在信里说了说佛法,他说了说轮回。

        那些事情看似与修行没有关系,但他相信以对方的修行天赋与智慧,一定能从字里行间看出他真正想说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对方看过信后有所触动,才会决定去西海取初子剑。

        是的,他那时候就已经知道师兄在果成寺里。

        现在初子剑在他手里,如果师兄真的想转剑生,便一定要来找自己。

        他去悬铃宗是答应替瑟瑟杀人,也是希望能够把师兄诱出来。

        柳词会放师兄一马,他却一定要师兄死。

        相同的道理,师兄最恨的人就是他,只要有机会便会想办法杀死自己,更何况现在又多了初子剑。

        他在悬铃宗里停留数日,离开又有数日,不老林应该已经能找到自己,师兄再远也应该来了,却……没有来。

        如果没有初子剑,你准备怎么解决自己的问题呢?

        井九收好初子剑,又收好猫与寒蝉,脚尖轻点田垄,便到了百余丈外。

        十余息后,他便穿过了那几条安静的河流、散乱的村庄、不知名的杂树与依然青色的麦田,看到了远方那座大城。

        后方十余里外有座小山,有着茂密的树林与令人心烦的带钩野草。

        明明盛夏时节,这里却不觉得热,反而有些冷,树叶上生出露水,野草甚至覆着一层浅浅的霜。

        元骑鲸背着双手,看着井九走进了朝歌城,确认师父不会出现,有些遗憾地转身离开。

        风雪落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朝天大陆西北有座极寻常的城镇,因为离雪原更近的缘故,盛夏时节,这里却是气候如春。

        一辆马车准备出城,被风刀教的教徒拦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出城不远便是冷山,最近两年风刀教配合朝廷清剿邪道妖人,各种搜检变得更加严密。

        风刀教徒没有查出任何问题,掀开车帘,便有一股药味扑面而来。

        车里有个小炉子里,煮着黑黑的药汁,看着便极苦。

        一个年轻公子躺在软榻上,眉眼清秀,脸色却很苍白,看着有些虚弱,笑容却还是那般可亲。

        一个红糟鼻、半秃的老头正在报侍他,看着应该是家里的老仆。

        那名风刀教徒见多了这种想去白城拜佛的病人,心里道了声可惜,放下帘子,挥手示意通行。

        伴着咳声,马车穿过了城门,向着荒原前进。

        这里是远离中原繁华地带的偏僻地方,景氏皇朝也依然进行着有效的治理,城外荒原上的官道竟是由青石铺成,经过了百余年依然坚实,明显当初是受到了修行者的帮助。

        车轮碾压着坚硬的青石板,发出喀喀的声音,车厢不停震动,里面的咳声也没有停止过。

        玄阴老祖看着脸色苍白的阴三,眼神里满是担心,还有一些别的复杂情绪。

        他现在终于获得了真人的一些信任,但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信任这个词本来就没有什么意义,更麻烦的是,真人好像要不行了。如果真人到死的那天,也不把避开青山剑阵的方法告诉他,那他怎么办?所以……

        他情真意切说道:“真人您要万寿??!”

        听到这句话,阴三忍不住笑了起来,又忍不住剧烈地咳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随着咳嗽,他衣服下的身体不时突起一截,然后渐渐平伏,看着极其诡异。

        这不像是真的身体,而更像是一个年坏失修的木头桩。

        阴三推开窗,望向外面的荒原,咳着说道:“还是喝酒吧?!?br />
        荒原上新鲜的空气灌入车厢里,迅速吹散了浓郁的药味,却有种味道始终存在,无法消散。

        那是一种树木腐朽的味道。

        老祖把炉子上的药壶取下来,换上了一个酒壶,手掌贴了上去,数息便让酒温到了最合适的程度。

        给真人温酒这等细腻的活儿,他这位玄阴宗的老祖宗,当然要比炉火控制更精确。

        酒壶里的酒味散发出来,竟有一种很浓的八角、大料的味道。

        老祖抽了抽红糟的鼻子,心想这酒的味道也不如何,怎么像卤蹄膀的汤似的。

        酒也很诡异,是极深的绿色,在杯中轻轻荡着,在杯壁上缓慢涨落,如油一般。

        老祖双手端着酒杯送到阴三身前。

        阴三接过酒杯凑到嘴边,缓慢却不间断地饮下,眯着眼睛说道:“好酒?!?br />
        说来神奇,喝了这杯酒,他的咳嗽竟是真的好了很多。

        看着老祖好奇的神情,阴三笑着说道:“你也喝杯试试,不错?!?br />
        老祖想了想,给自己倒了一杯,侧过身体喝了,然后啪嗒了一下嘴。

        再烈的酒也不可能伤害到他,刺激却还是存在的,尤其是这酒像油般,竟是汽化的如此之快,竟有些像化成水的一团火,给人一种由内而外的温暖感觉,确实不错,他心想难怪真人如此喜欢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凡间最烈的酒,一般都是用来调着喝,基本上没有谁敢纯饮,担心伤着咽喉与胃,我们却能轻松地喝着?!?br />
        阴三又喝了一杯,说道:“感受其美好,却不畏惧其伤害,这便是修行者的好处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玄阴老祖也陪了一杯,把酒杯放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这绿色的怪酒虽然不错,但能修行到他这种境界的修行者,自我控制能力都极强,说放下便能放下。

        像太平真人这样的人真的很少。

        “初子剑如果被送进朝歌城皇宫,就更不好抢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老祖问道:“为何我们不动手?”

        阴三喝了酒后,脸色不再苍白,浮现出两抹可爱的红晕,说道:“元骑鲸做事死板,不够灵动,但一板一眼,很少犯错,这就是他与柳词最大的区别,我不想冒险?!?br />
        马车离开了青石铺就的官道,斜斜驶入荒凉的原野里。

        数日后,伴着一道有些凄清的笛声,马车来到冷山的深处。

        原野表面有一道极其深刻的裂缝,涌出的岩浆经过两年时间早已冷却,凝结成各种各样的奇怪形状。

        这便是柳词那一剑在天地间留下的痕迹,想必再数百年,应该会成为朝天大陆最著名的风景。

        玄阴老祖心想如果那一剑斩的是自己,自己必死无疑。

        他的视线顺着裂缝望向百余里外,落在已经变成废墟的烈阳峡里,沉默了很长时间。

        一切都已风流雨散,世间再无玄阴宗。

        阴三看着窗外的画面,把骨笛收进袖内,说道:“只要活着,宗山便在?!?br />
        这句话不知道是在安慰老祖,还是对他自己说的。

        老祖想着正在收拢玄阴宗离散弟子的苏子叶,还有封山无声的中州派,没有说话,扶着阴三下了车。

        原野上起了一阵风。

        阴凤不知从何处飞了过来,落在了车顶。

        被南趋斩断的那根尾羽重新生了出来,看着有些短,应该还没有完全长好,但伤应该是好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都可以说话,那就好好谈,谈不拢再说?!?br />
        阴三看着阴凤微笑说道:“就要两片鱼鳞,它应该能答应?!?
    ← 上一章 河北省20选5走势图 下一章 →

    河北省20选5走势图 www.kkxpq.com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  • 韩美修改核能协定 为韩国核乏燃料处理解禁 2019-08-24
  • 《人民日报》让我爱上了文学(原创首发) 2019-08-24
  • 15日起办理临时身份证全济南通办立等可取 已有市民尝鲜 ——凤凰网房产济南 2019-08-20
  • 【专题】走龙江丝路 向北看发展 华南城 全国重点网媒龙江集中采访活动 2019-08-20
  • 第25小时 X章元一这一次请不要猜测我的身份 2019-08-12
  • 他贴子里的植树造林,就是一个历史的古迹 2019-08-12
  • “浪花”添靓色 上合再扬帆 2019-08-09
  • 以保法治反腐公信力,以保中国社会普正义。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发喜报庆祝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 2019-07-23
  • 伊春日报社党组书记、社长吕守民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-07-20
  • 从2018年全国两会看民生“新获得” 2019-07-20
  • 新形势下如何做好社区党支部工作 2019-07-19
  • 毕淑敏:我在结交朋友上是有洁癖的 2019-07-16
  • 彭于晏廖凡曝姜文“精神洁癖” 2019-07-13
  • 说【“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?”——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】纯属造谣。{千金}先生这是对【风水神】本人的发问,我的唯一个回帖是给{千金}:这个跟帖回得好。 2019-06-27
  • 篮球混合过关6窜 浙江十一选五号码 3分彩开奖 篮彩让分胜负的一些看法 乒乓球比赛简单规则 3d试机号今天开机号表牛材网 江苏11选五走势图 时时彩后三杀号10中9 重庆官方网 体彩20选5官网中奖福地 搜狐彩票pk10 辽宁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足彩胜负彩单场怎么买 福建36选7开奖今晚开奖结果记录 3d余数和分布图